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和妹夫换妻』
        【和妹夫换妻】


      作者:舞动如意棒的妖狼


              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岛,开采石油、可燃冰,开发旅游景点,到处呈现欣欣向荣的可喜势头。
              在三沙市一处小岛上,这里地处中国领土最南端,国家在这里建有“中国南海海洋研究所”,汇聚各方人才,开展对中国主权海域的科学研究和利用。
      刚结婚的周威和梁甯,蓝仁和周露,两对夫妇本着报效祖国的心愿,主动要求来“中国南海海洋研究所”工作。
              周威和梁甯都是三十二岁,海洋专科博士。周露是周威的亲妹妹,二十五岁,也是海洋专科研究生,她的老公蓝仁,二十八岁,同样是海洋专科研究生。
              这个小岛上,虽然阳光炽热,风光旖旎,但是住房紧张,因为是一家人,周威和蓝仁商量后,住到了一起,合租一户房子。房子不小,大概一百三十多平米,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户型。中间是四十多平米的大客厅,客厅南面是四十多平米的超大卧室,客厅北面是卫生间和厨房。周威和蓝仁让人把大卧室墙壁凿开,加了一个门;房间内居中扯上一道铁丝,挂上一层厚厚的帆布,隔断成两个小卧室。
              两对夫妇白天忙于科研工作,晚上回来各自睡觉,倒也相安无事。谁知有一天晚上,大概两点钟,周威睡醒了,隔着那层帆布,居然听到妹夫房间里传出来喘气呻吟声:“啊啊啊……嗯嗯……啊啊啊……阿仁……你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啊……”这是妹妹周露的声音,周威心想“妹妹的叫床声这么诱人?比梁甯的叫床声好听多了!”
              这下子,周威睡不着了。双腿间那条大鸡巴涨硬得发疼,悄悄摇了摇梁甯,却见她睡得正酣,闭着眼睛说:“干嘛?想要啊?我困死了!自己解决!”听到这边梁甯说话声音,那边妹妹周露赶紧捂住嘴,压抑地呻吟:“嗯嗯……啊……我哥嫂醒了……啊啊啊啊……你别用那么大力气捅呀……啊啊啊……”只听妹夫蓝仁喘着粗气小声说:“宝贝儿,谁让你的屄这么美妙呢,紧窄窄,湿漉漉,黏糊糊,滚烫火热如小火炉,夹得我的鸡巴爽死了。再说了,你不让使劲儿,你的小屄能舒服吗?你们女人的屄,生下来不就是让男人使劲儿肏的嘛!”周露边呻吟边骂道:“啊啊啊……你个臭流氓……哎呀……啊啊啊……我恨不得把你的鸡巴割下来喂狗……嗯嗯嗯……我哥在那边睡着……啊啊啊……你用这么大力……啊啊啊……让我哥听到了……啊啊啊……我羞也羞死了……啊啊啊啊…………”蓝仁说:“你把我的这根鸡巴割下来,你的小屄用谁的鸡巴爽?用你哥的鸡巴?我同意,你敢让你哥的大鸡巴肏你的小屄吗?我使劲儿肏你,让你哥听到了怕什么?你哥也知道肏屄爽,他忍不住可以肏咱们美丽的嫂子啊?哪天让你和嫂子比一比,看谁叫床好听!”周露骂道:“啊啊啊……我肏,你个死变态……啊啊……这话你也说得出口……啊啊啊啊…………”蓝仁笑道:“你肏?看现在谁肏谁?是谁的鸡巴插在你的屄里!”
              周威听着妹妹和妹夫淫荡无耻的对话和妹妹诱人的叫床声,实在受不了了,见梁甯不醒,只好自己用手撸自己的大鸡巴。耳边听着妹妹诱人的叫床声,大鸡巴勃起的更厉害了,周威加快速度撸动。
      蓝仁一边猛肏着周露,一边问:“宝贝儿,你见过你哥的鸡巴吗?”周露骂道“啊啊啊……你无耻……啊啊啊…………”蓝仁见周露不回答,把鸡巴抽出来抵在周露的嫩屄口,猛的向深处狠狠一捅,周露疼的叫道“啊——”蓝仁又把鸡巴抽出来,问:“你说不说?不说我肏烂你的小屄!”说完,鸡巴又狠狠一捅,周露随着鸡巴的进入又叫起来:“啊——……我说还不行吗……啊——我小时候见过我哥的……长大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啊——”蓝仁不满意:“见过你哥的什么?”说着鸡巴又狠狠一捅,周露叫道:“啊——见过……见过我哥的鸡巴……啊——”蓝仁问:“你哥的鸡巴大不大?”周露叫道:“啊——那时候才八、九岁,能有多大……啊——”蓝仁问:“想不想看看你哥的鸡巴现在有多大呀?”周露骂道:“啊啊啊……你变态……我不想看我哥的鸡巴……啊啊啊啊…………”在周露最后一声“啊——”的叫声中,她高潮了,蓝仁也射出了精液。
              周威却还没有要射精的意思,他的大鸡巴在他的快速撸动下,却越来越坚硬肿胀,周威心想:“妹夫坚持这么长时间,也很不错了,但还是比不了我啊!”周威心里为自己的鸡巴得意。周威的鸡巴和蓝仁的鸡巴,两个人在公厕小解时互相用目测的方式比较过,两个人的鸡巴在没勃起的状态下,都是直径3公分,长度15公分,不分伯仲。可是他们互相不知道的是,蓝仁的鸡巴勃起后是直径4公分长度17公分,而周威的鸡巴就厉害了,勃起后直径是5.5公分长度26.5公分,简直是天赋异禀。
              周威的鸡巴持久度是很厉害的,常常肏的梁甯全身酥爽,今晚他被妹夫和妹妹的肉搏刺激的兴奋不已,最后妹夫和妹妹都安静了,睡着了,他才将滚烫的精液射出,弄湿了好大一片床单。
              第二天吃过早饭,上班之前,周威把蓝仁叫到外面,避开妹妹周露,向蓝仁埋怨道:“妹夫,不是做哥哥的说你,明知道咱们两对住在一起,你怎么没有一点顾忌?夜里就不能少做那事吗?就算做,不能小点儿声音吗?你看你把小露弄得叫的多响!让我这做哥哥的情何以堪?”蓝仁听完周威的数落,笑了笑,说:“我说哥,这种男女性事,你又不是不懂,男人胯下长这根鸡巴不就是肏屄用的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你和嫂子听到小露叫床受不了,那你们做啊,让嫂子叫得更响,盖过小露的叫声!再说了,我如果天天不跟小露做爱,小露还不得跟我离婚?我把小露弄舒服了,她才开心,她才叫床叫得又好听又大声!你嫌小露叫床动静大,那你跟她说去,就说:’妹妹,你叫床能不能小点声?’看你妹妹怎么回答你!”周威生气道:“胡说,我一个做哥哥的怎么能跟妹妹张得开嘴说那事?”蓝仁笑道:“那就老实听着吧!你听着小露那么动听的叫床声,我还没向你收费呢!说实话,听着小露的叫床声,你起反应了没有?是不是鸡巴硬得厉害?”周威踢了蓝仁屁股一下,骂道:“小露是我亲妹妹,你胡说什么呢?”蓝仁揉了揉屁股,说:“亲妹妹怎么了?亲妹妹也和别的美女一样,都是需要男人灌溉。咱们都是男人,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你告诉我,昨天晚上听到你妹妹叫床,你的大鸡巴硬了没有?”周威骂道:“你个死变态,我也是男人,听到那么诱惑动听的叫床声,我能一点反应也没有吗?”蓝仁听了,笑道:“那就好,以后你只管免费听,别把小露当你妹妹就好,你把她当成杨幂、刘亦菲、古力娜扎,哪个美女明星都行,那样你听着美妙呻吟就不会有罪恶感了!”周威听着蓝仁的满嘴胡说,知道白费唇舌了,这家伙根本没听进去。
              其实蓝仁也并不是不懂周威的意思,但他和周露从认识、谈朋友、结婚,到现在,已经肏了周露两年多了,虽然周露的性感玉体令他爱不释手,但毕竟时间长了,还是有些厌烦了,总想着换换口味,可是又怕让周露逮着,就没敢勾搭别的女人。可是自从见了周露的嫂子梁甯,惊为天人,蓝仁胯下鸡巴当时就有反应了,每次肏周露就想象成肏梁甯。今天见周威悄悄拉他出来说周露叫床动静太大的事,蓝仁便在心里琢磨如何拿下周威,让他心甘情愿把老婆让给自己肏。现在知道了,周威听到自己亲妹妹叫床声也能勃起,心里便有了主意:换妻!和周威交换老婆肏屄!慢慢引诱周威进入圈套,让他和自己亲妹妹搞在一起,这样就容易让梁甯躺进自己怀里了。
              梁甯和周露不知道那两个男人跑到外面鬼鬼祟祟谈什么了,也不理会,反正都是自家人,也不可能有害她们两个女孩子的鬼心思。周露俏脸闪着红晕,轻声问梁甯:“好嫂子,昨晚你们睡得好吗?”其实她是想问:“昨晚我的叫床声吵着你们了吗?”梁甯说:“别提了,昨晚我困死了,隐隐约约听到你们那边在做爱,你哥哥好像被吵醒了,挺着坚硬的大鸡巴要跟我做,我迷迷糊糊地让他自己手淫。”周露脸更红了,害羞得不行,心里想:“原来昨晚嫂子一直独睡来着,倒是哥哥被我吵醒了,自己撸鸡巴!臭哥哥,听到自己妹妹呻吟也能勃起,太不像话了,难不成还想肏我不成?这可绝对不行,哥哥妹妹怎么可以乱伦呢!”
              周威和蓝仁一前一后从外面回来了,蓝仁笑着说:“两位美女,咱们该上班走了!”梁甯、周露赶紧收拾收拾,和周威、蓝仁一起去上班。
      晚上下了班,蓝仁和周露买了一些菜和两箱啤酒,吵着说:“明天周六,不用上班,一家人好好喝点儿,不怕喝醉,明天睡到太阳晒屁股都不怕!!”于是,周露和梁甯在厨房叮叮当当鼓捣半天,做了十几样菜肴,然后端到客厅的大茶几上。。
              他们挪动客厅里的沙发,围在茶几周围一圈,然后四个人坐下来,一边聊天,一边开心地吃菜、喝酒。渐渐地,都有些喝多了,说话都大舌头了。
      蓝仁大声提议:“这么喝酒也没意思,咱们弄个有趣的,既能下酒,又有意思,又好玩儿!”梁甯和周露都笑着问:“什么好玩儿的?”蓝仁说:“咱们这个游戏就叫‘胜者为王’,规则是:我和小露一组,大哥和嫂子一组,由每组选出一人为代表,和另一组的代表‘剪刀石头布’,输了的不光要喝酒,还要受罚,怎么罚由胜的一组决定!”
              周露和梁甯童心未泯,听了蓝仁的提议,都表示接受。蓝仁说:“输了不遵守规则的,就要罚钱,人民币一百万吧!”周威有些犹豫,怕自己输的时候,蓝仁出花样刁难,不照做,哪给他弄一百万去!但看妹妹周露和老婆梁甯兴致勃勃,也就不说什么了。
              第一局,蓝仁和周威对阵,结果最后蓝仁出的剪刀,周威出的石头,周威胜了。蓝仁和周露各自喝了一杯酒,然后望着哥哥嫂子,期盼有奇葩的惩罚给他们。周威和梁甯商量了一下,就让蓝仁和周露互相打对方一记耳光。周露撅着小嘴儿说:“哥,嫂,你俩就这么忍心让蓝仁打我?”梁甯说:“哈哈,不还让你也打他吗?狠狠打蓝仁这色鬼,天天偷看我的胸,看我就大大方方地看嘛,我又不能把你怎么着!”周露说:“啊,蓝仁你个死王八,敢打嫂子的主意?我哥不活剥了你才怪!”
              蓝仁嘿嘿笑道:“愿赌服输,我开始打了啊!”说着举起巴掌朝周露脸颊打去,周威都要闭上眼睛不忍心看了,哪知蓝仁的手掌一挨着周露的脸颊就轻轻抚在上面摸了几把,说:“小妞脸蛋真滑嫩,目测可比嫂子好看多了,我比大哥有福气,这一辈子能随意摸这么美的脸蛋!”周露骂道:“说什么呢?你的意思我哥没福气,只能摸我嫂子的脸,不能摸我的脸?”梁甯在一旁推波助澜,说:“小露,狠狠打他,谁说当哥的不能摸妹妹的脸蛋了?我不介意!随时可以让你哥哥摸你的俏脸蛋!”周露挥起小手“啪!”地给了蓝仁一记响亮的耳光。
      蓝仁捂着脸颊冲着周威叫起来:“大哥,你看你的好妹妹,下手太狠了!你帮我教训教训你妹妹吧!”周露问:“你想让我哥怎么教训我?”蓝仁说:“怎么教训都行,我把你交给你哥,由你哥任意处置,让你在你哥的魔掌下讨饶、呻吟!”周露又羞又怒:“什么呻吟!”蓝仁说:“你哥教训你,不得狠狠打你吗?打你你不疼吗?你疼不得呻吟吗?”
              周威说:“你俩别闹了,还玩儿不玩儿?”蓝仁说:“玩儿呀,才刚开始玩呢!继续!”周露向嫂子说:“这次咱俩来!”梁甯说:“好!小丫头片子放马过来!”
              第二局,周露赢了,梁甯输了。等周威和梁甯都喝了酒。周露问蓝仁:“这一局怎么处罚哥嫂?”蓝仁说:“亲嘴!让哥嫂亲嘴给咱俩看,咱俩好好学习一下!”周露也想想看梁甯的接吻技巧,就同意了。
      周威本来不想当着妹妹的面吻梁甯,但那一百万元的罚金,他可拿不出,只好抱过梁甯,吻向她的小嘴儿。梁甯的嘴唇红润性感,香舌滚烫如泥鳅一样滑溜,周威一吻上就忘乎所以了,大肆猛嘬狠吸,交换唾液,蜜汁溢出两人的嘴角。吻着吻着,周威大鸡巴勃起,硬硬的支撑起裤裆。蓝仁看在眼里,心里暗笑。
              周露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哥哥和嫂子接吻,她发现哥哥虽然动作急促粗鲁,但是看到哥哥伸出的大舌头和嫂子小香舌纠缠,她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心里想:“不知道哥哥这吻技滋味怎么样?看嫂子一脸醉迷,一定很爽!不像蓝仁从来都不在接吻上浪费时间,他总是匆匆吻一下,就开始添屄,他最大兴趣是女人的小屄。”
              蓝仁向周露说:“小露,看看你哥吻技真棒,我得向他学习!”周露点点头说:“你以前就是不肯吃我的口水!你看我哥吃嫂子的口水多津津有味!”蓝仁小声说:“那让你哥吃你的口水,你试试爽不爽,怎样?”周露不假思索地说:“好呀!”脱口而出,才发现不妥,说:“你想让我们兄妹乱伦?我才不干!”
              蓝仁说“好了好了,还有更刺激的在后面!”然后用手分开周威和梁甯。周威和梁甯酒意上涌加上性欲的萌动,早已意乱情迷,迷迷糊糊地彼此分开。
      继续进行游戏,第三局蓝仁和周露输了。喝了酒后,周露问“哥哥,嫂子,你们想让我和蓝仁做什么?”周威感觉头好重,酒劲儿上来了,说:“我不,不行了,让你嫂子说吧!”梁甯也是醉醺醺的,醉眼惺忪地看着蓝仁,说:“我让,让蓝仁给小露口交,舔屄!”周露虽然也是醉意朦胧,但还是大吃一惊:“不,不行,怎么能当着我哥的面,让,让蓝仁舔我的,我的小屄!”蓝仁说:“怕什么,待会咱们赢了,让哥嫂做更刺激的事,来报复就是了!”说完,就抱住周露放倒在沙发上,掀起裙子,就脱下她的小内裤,露出鲜嫩的小屄。周威本待不看,但酒精作用下,又不禁好奇妹妹的小屄到底好看不好看,就借着酒意,醉眼迷离看向妹妹。只见妹妹一双雪白修长的大腿根部,绒绒的阴毛下是粉红色的肉缝儿,紧窄、鲜嫩、美丽,果然和梁甯不同。梁甯毕竟比周露大几岁,小屄有些松弛。
              蓝仁伸出舌头开始舔周露的阴蒂,周露捂着眼睛不敢看哥哥这边,但是受不了蓝仁的舔弄,嘴里开始喘着粗气呻吟起来:“嗯……啊啊……哎呀——吸得太用力了……嗯嗯嗯……啊啊啊……变态老公……啊——……让人家在……在哥哥眼前……出丑……啊啊啊啊……可以了吧……嗯嗯嗯……哥……嫂子……快让蓝仁停下啊……啊啊啊啊…………”
              梁甯受了感染,呼吸也粗重起来:“好小露,妹夫弄得你爽不爽,大声叫吧!”说着,推倒周威,将他的裤子扒了下来,又脱掉他的内裤,露出鸡巴。周威本来沉浸在妹妹美妙的叫床声中,任由梁甯扒掉裤子,但内裤一离身,忽然惊觉,不要让妹妹看到自己的鸡巴,连惊带吓之下,原本勃起的鸡巴瞬间缩小了。梁甯趁着酒意,可不管那么多,小手抓住周威的鸡巴就撸动。
      蓝仁忙碌中斜眼看见周威被脱了内裤,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跪在周露大腿之间,就开始脱裤子。周露正在捂着眼睛享受被蓝仁舔屄的刺激,见蓝仁忽然停了下来,好奇地拿开自己的手,睁开眼睛一看,蓝仁已经脱掉了裤子,正要脱内裤,连忙坐起来用手按住他脱内裤的手,说:“你干什么?不行,这不行,太羞人了,不能当着我哥的面肏我!”
              蓝仁见周露执意不肯,就说:“不做也行,你得答应我继续做游戏,否则咱俩就当着你哥上演夫妻秀!”周露松了口气,说:“行,继续游戏,怎么玩游戏都听你的还不行吗!”蓝仁说:“好,咱们换一种玩法!”向正替周威撸鸡巴的梁甯说:“我又有了新主意,保证刺激!”
              由于周威不想让妹妹看见自己鸡巴勃起的样子,所以他强忍着,任梁甯小手抚弄撸动,就是不勃起。所以,梁甯也兴味索然,听见有更刺激的玩法,忙说:“什么刺激的?快说!”
              蓝仁说:“我给我想到的玩法取名‘瞎子僵尸跳’!”梁甯一听这名字就有兴趣:“好啊好啊!”蓝仁说:“不过呢,咱们得重新分组,不然没意思。夫妻之间肯定配合得天衣无缝,这次试试和爱人之外的人配合的默契度有多高!”周露一听,虽然酒精作用下,脑子很乱,但也听明白了,意思是让自己和哥哥一组,蓝仁和梁甯一组,赶紧说:“这不好,这怎么好意思呢?太难为情了!”蓝仁说:“反对无效,你刚才答应我了,说玩游戏听我的!”
              梁甯问:“具体怎么弄?”蓝仁起身回屋拿出两个眼罩和两条丝袜,说:“就用丝袜绑住我和大哥的双腿,也就是说让我和大哥成为僵尸,只能跳着走路;然后再用眼罩罩住我和大哥的眼睛,在沙发上躺好,然后你跟我一组,骑在我身上,双手挂在我脖子上,当我的眼睛,指挥我,让我从沙发上起来,在房间、客厅、厨房跳着走,哪一组坚持到最后,哪一组胜出!中途摔倒算输!”
      梁甯先说:“好啊,有意思,就你鬼点子多!”又恍然大悟似的说:“你这是要吃我豆腐呀?”蓝仁说:“游戏而已,不敢玩儿?”梁甯说:“我还怕你?”说着接过一条丝袜就给周威绑腿,周威此时酒意袭来,双眼都睁不开了,口里说:“干嘛?搞什么鬼?”身子却不动,任由梁甯摆布。然后梁甯又给周威戴上了眼罩。其实不戴,周威也无力睁眼睛了。
              蓝仁转身过去拉周露过来骑在周威身上,却见周露正到处找内裤和裤子,其实早被蓝仁塞沙发垫下面了。蓝仁说:“你怕什么,不用找了,你哥戴着眼罩什么也看不见,没事,来!”抱着周露,分开她的大腿,让她坐了上去。周露闭着眼睛不敢看哥哥的鸡巴,只觉光滑的阴部刚一接触哥哥胯间软软的鸡巴,吓得惊叫了一声:“啊!”睁开眼睛却发现哥哥睡着了,鸡巴没有动静,才松了一口气。
              蓝仁坐下来绑好了自己双腿,然后戴上眼罩躺下来,说:“嫂子,上来吧,小露正等着呢!”梁甯骑上去,双手搂住蓝仁的脖子,说:“好了!”又看了周露一眼,说:“妹妹,咱们好好比一比,看谁先败下阵来!”蓝仁站起来,听着梁甯的指挥,蹦跳着从沙发间隙中出来,走向厨房。梁甯口里吆喝着:“左边一点,好了,右边一点,过门了啊,注意……”
      周露也学着嫂子的样子,用手搂住周威的脖子,说:“哥,起来!”周威却没理会,正呼呼大睡。周露趴在哥哥耳边大喊:“哥哥,站起来!”周威惊醒,一下子跳起来,双眼却看不见东西,只觉得有人骑在自己裆部,双腿交叉“缠”在自己屁股上,最刺激的是自己的鸡巴居然接触到滑滑的热热的软肉,很明显那是女人的阴部,但也很明显和梁甯的不同。周威茫然的问:“搞什么鬼?”
      周露说:“哥,你听我指挥,现在我就是你的眼睛,我让你往哪儿走你就往哪儿走!这是蓝仁出的鬼主意,游戏新玩法!我可不想输给嫂子!”
              周威总算明白了一点,就迷迷糊糊的开始蹦跳。没跳几下,周威就感觉自己的鸡巴居然开始硬起来,和妹妹的阴部大阴唇摩擦几下,妹妹竟然呼吸粗重了:“嗯嗯……哥……右边一点……啊啊……嗯嗯嗯……注意……门……嗯嗯嗯嗯嗯…………”两个人的性器越摩擦,周露的小屄里流出的水越多,周威的鸡巴完全勃起了。周威蹦跳时,为了不让妹妹身子滑下来,只好用手托着她的屁股。
      周露被哥哥勃起的大鸡巴硌得难受,小屄流出的粘液越来越多,忽然周威向上一托妹妹的屁股,大鸡巴滑进了阴道口,噗呲一声,尽根而没。周威勃起的鸡巴太长了太粗了,周露只和蓝仁做过爱,蓝仁勃起的鸡巴可短多了也细多了,猛然之间被哥哥的大鸡巴插入,并且直达花心,龟头撑开了子宫颈,胀痛、滚烫的感觉传入周露脑中。尤其大龟头冲破子宫颈进入子宫,那种既疼又酸爽的感觉让周露大叫一声:“啊————!”
              远处的蓝仁暗笑,知道自己奸计得逞,故意喊:“小露,你怎么了?是不是被你哥偷偷揩油,抚摸你光滑的小屁股了?”周威的大鸡巴尝到美味,明知是妹妹的小屄,但自己戴着眼罩正好借机会装傻,蹦跳着让大鸡巴在妹妹小屄里抽插。周露被不同于老公的大鸡巴刺激得全身酸爽,边呻吟边回答老公的话:“啊……啊……哎呀……老公,我没事……哎呀……啊啊啊……我哥不小心摸到了我的屁眼……嗯嗯嗯……啊啊啊……哎呀啊…………啊啊啊啊…………”
              蓝仁说:“大哥敢摸我老婆屁眼,那我也摸他老婆屁眼!”说着真的用手指去抠弄梁甯屁眼。不同于周威和周露兄妹,蓝仁和梁甯都穿着内裤。在蓝仁的抠弄下,梁甯动情了,小屄流出水,浸湿了内裤。蓝仁的鸡巴被梁甯阴部刺激得勃起了,隔着两层内裤,鸡巴竟顶进去一个龟头。梁甯呻吟起来:“啊——!嗯嗯嗯……哎哟……啊啊啊啊…………”
              周露听见嫂子叫声,肯定是被蓝仁肏了,但她却不知此时蓝仁还只是隔着内裤不断顶着梁甯的屄。周露先是一股醋意从脑子里升起来,刚要骂蓝仁是畜生,想起自己的小屄正被哥哥的大鸡巴肏着,哪还有资格骂蓝仁?但周露不服软,边呻吟边大喊:“嗯嗯嗯……嫂子……啊啊……嫂子你怎么了……嗯嗯嗯……你也被我老公摸了屁眼?……啊啊……哎呀……嗯嗯嗯……啊啊啊啊……”
      蓝仁忍不住了,一只手托着梁甯的屁股,一只手把自己内裤扒到腿弯,然后手扶着鸡巴从梁甯内裤边缘插了进去。梁甯猛然被肏,听着周露的叫床声,刺激得也叫起来:“啊啊啊……小露啊……你老公欺负我……嗯嗯嗯……哎哟……啊啊啊啊…………”
              周露也说:“嗯嗯嗯……嫂子……你的臭老公也欺负我!……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梁甯说:“啊啊啊……臭妹妹……啊啊啊……我老公臭?你老公才臭呢……嗯嗯嗯……啊啊啊啊…………”
              周露说:“嗯嗯嗯……啊啊……臭嫂子……嗯嗯……骂我老公臭……让我老公肏死你……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梁甯说:“啊啊……臭妹妹……嗯嗯……你让你老公肏死我……我也让我老公肏烂你的小嫩屄……啊啊啊……我老公的大鸡巴可比你老公的粗大……嗯嗯嗯……老公给我报仇……用你的大号鸡巴肏烂你妹妹的小屄……啊啊啊啊……嗯嗯嗯…………”
      周威和蓝仁都只顾埋头苦干,不理会两个美女的斗嘴。
              周露说“嗯嗯嗯……我哥……啊啊……嗯嗯……我哥疼我还……哎呀……来不及呢……啊啊啊……怎么会听你的……嗯嗯嗯……肏烂我的小屄……啊啊啊啊……嗯嗯嗯……哎呀……哥……你真的给你老婆报仇……啊啊……要肏烂妹妹的屄呀……嗯嗯嗯……啊啊啊啊…………”
              周威不回答,只是蹦跳着挺动自己的大鸡巴。
      梁甯笑了:“哈哈哈……啊啊啊……嗯嗯嗯……你哥还是听我的……啊啊啊……对……就这么使劲儿肏你妹妹的小嫩屄……啊啊啊啊……嗯嗯嗯…………”
      周露想回自己卧室,就说:“嗯嗯嗯……啊啊啊啊……哥,往右……啊啊啊……对……再往左……嗯嗯嗯……啊啊啊啊……进门了注意……哎呀……嗯嗯嗯……啊啊啊啊…………”
              梁甯指挥着蓝仁也回屋了,没多久,蓝仁射精了,舒服地说:“嫂子的屄真爽!”然后两个人都瘫倒了床上。
      在隔壁的周露听见蓝仁说的话,说:“嗯嗯嗯……王八蓝仁……啊啊啊……我嫂子的屄爽……嗯嗯……我的屄就不爽了吗……啊啊……嗯嗯嗯……哎呀……爽死我了……嗯嗯嗯……啊啊啊啊…………”
              蓝仁不回答,搂着梁甯睡着了。
      周露的小屄,阴道很短,周威的大鸡巴很容易插满,穿过子宫颈进入子宫。周威双手托着妹妹的小屁股,狠肏着,周露疯狂地呻吟着:“嗯嗯嗯……啊啊啊……哥……你真厉害……啊啊啊啊……肏死妹妹了……啊啊啊啊……嗯嗯嗯……哎呀……嗯嗯嗯……太舒服了……啊啊啊……太爽了……嗯嗯嗯……太美了……啊啊啊……我爱你哥……嗯嗯嗯……爱死你的这根大鸡巴了……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着妹妹诱人的叫床声,周威也到了关键时刻,他要射精了,加速猛肏起来。
              周露叫得更起劲儿了:“嗯嗯嗯……哥……啊啊啊啊……哥哥……嗯嗯嗯……真美……啊啊啊……真爽……嗯嗯嗯……啊啊啊啊…………”
      终于,周威将大鸡巴最后一次狠狠捅进妹妹的小屄,不动了,精液像炮弹一样喷射进周露的子宫。射完精,周威的大鸡巴还是没立即软下来,周威趁机又猛肏了几十下。
              周露爽得叫着:“嗯嗯嗯……啊啊啊啊……嗯嗯嗯……哎呀……嗯嗯……哥你射精了……啊——!……射吧……嗯嗯嗯……都射给妹妹……啊啊啊……都射进妹妹的小屄里……嗯嗯嗯……啊啊啊……啊————”在最后一声悠长的呻吟中,周露抱着周威瘫倒在床上,不久都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周露才醒过来。醒来的时候,听见隔壁自己老公和嫂子又干起来了。周露爬起来,看见哥哥仍然戴着眼罩仰面躺着大睡,他胯下鸡巴软软地耷拉着。周露心想:“就是这根东西昨晚让我迷失自我,欲仙欲死,趁哥哥没醒,我得好好看看!”想罢,用小手抚摸撸动哥哥的鸡巴,没几下,鸡巴勃起胀大,又粗又长,直挺挺的竖立着。周露心想:“哥哥的鸡巴真大呀,怪不得昨晚捅进屄里那么深!”
              周露轻轻给周威取下眼罩,解开丝袜,看着哥哥睡得正香,周露心想:“今天才发现哥哥这么英俊,太帅了,有一张迷死人的脸庞,一根迷死人的大鸡巴!”周露忘情地吻向哥哥的嘴,用小香舌顶开哥哥的嘴唇和牙齿,找到哥哥的舌头吸起来:“啧……啧啧……嗯嗯嗯……滋滋…………”
              忽然周威睁开了眼睛望着妹妹的俏脸。周露害羞地说:“哥,你太坏了,昨晚弄得妹妹差点死过去!你这根大鸡巴太厉害了!”说着用手攥住大鸡巴撸动,然后张嘴含住,像吃冰淇淋一样吃起来:“嗯嗯……滋滋滋……嗯嗯嗯……啧啧啧……真好吃……滋滋滋……真硬……啧啧啧……妹妹还想让小屄再尝尝它的滋味……嗯嗯嗯……滋滋滋滋滋…………”
              周威被妹妹口交技术弄得大鸡巴胀得难受,也不说话,翻身爬起来,推倒妹妹,分开大腿就把大鸡巴捅进了屄里,随着大鸡巴的进入,小屄发出“噗呲”一声,周露也舒爽地呻吟:“啊————!太美了……嗯嗯嗯……啊啊啊……我的好哥哥……嗯嗯嗯……使劲肏妹妹吧……啊啊啊……哥……哥……嗯嗯……妹妹的屄夹得哥的大鸡巴爽不……哎呀……啊啊啊啊……嗯嗯嗯……妹妹爽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隔壁两个人已经结束了,听着周露的淫声浪语,梁甯骂道:“小露,你个骚货妹妹,尝到你哥大鸡巴的美味了吧?”
      周露说:“嗯嗯嗯……骚货嫂子……啊啊啊……你也被我老公肏得爽过了吧……嗯嗯嗯……我老公肏爽了你……啊啊啊……你老公呢必须得肏爽我才可以……哎呀……嗯嗯嗯……啊啊啊啊…………”
              梁甯说:“行,我就把你哥交给你了,让你哥狠狠肏他这个骚妹妹!”
      蓝仁也在那边说:“大哥,我老婆交给你了,随便肏!肏得她小屄肿胀我都不心疼,你当哥的别上了妹妹的当,她越喊疼,其实她越舒服,肏烂你妹妹的小屄吧!加油!”
              周威不说话,但周露的嘴却不饶人:“嗯嗯嗯……变态老公……啊啊啊……骚货嫂子……嗯嗯嗯……你俩合起伙来欺负我……啊啊啊……不过不要紧……嗯嗯嗯……我的小屄跟哥哥的大鸡巴是一家人……啊啊啊……哥的大鸡巴爱妹妹的小屄……嗯嗯嗯……妹妹的小屄也爱哥哥的大鸡巴……啊啊啊……肏不坏的……嗯嗯嗯……哎呀……哥你劲儿真大……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
              在三个人的斗嘴中,周威闷声不响狠肏着妹妹,只肏得周露淫水流满了床单,真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一个小时后,周威要射精了,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周露叫床也急促起来:“嗯嗯嗯……啊啊啊啊……要死了……嗯嗯嗯……飞上天了……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威忘我的狠肏,周露忘我的叫床:“嗯嗯嗯……啊啊啊啊……用力……嗯嗯嗯……用力……哎呀……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周露最后一个悠长的“啊”声中,兄妹俩同事高潮了,周露感觉到哥哥的大鸡巴将滚烫的精液射进自己子宫深处。周露舒爽的抱住哥哥的头部吻向他的嘴唇:“滋滋滋……啧啧啧……谢谢哥……嗯嗯嗯……亲爱的哥哥……滋滋滋……你太好了……啧啧啧……妹妹爱死你了……滋滋滋滋滋…………”
      从此后,只要有机会,周威就和妹夫换妻肏,生活有滋有味。






      【完】

        

    推荐家庭乱伦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