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警察熟母』
        正文 警察熟母(一、迷奸)



      警察熟母(一、迷奸)

      当我喘着粗气抚摸着眼前毫无动静的女体时,我会心的笑了。

      我妈妈是当地公安的一名女警察,45岁,不同于日本AV中那些乱伦片,

      妈妈并没有那么令人惊艳,但一米六的身高和来斤的体重,饱满的胸部,

      再加上远比同龄人显得年轻的脸庞,使得妈妈看起来依旧跟三十七八的熟女一样

      令人心动。

      作为一名警察,妈妈对我的管教很严厉,我曾经也一直扮演着听话仔的角色

      ,直到我初中时偶然点击了一个黄色站,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毕竟在那个时

      期,黄并没有遭到现在这样的打击力度,当时我疯狂的看着一篇篇黄色小说,

      或许是处于逆反心理,我尤其对于乱文有着由衷的兴趣,而妈妈也逐渐成为我手

      淫时的要对象,但我一直没有像那些角一样采取行动。

      或许是出于对作为警察的妈妈的敬畏,我一直不敢越雷池一步,原本我以为

      这些时光就会这样逐渐过去,但没想到改变我和妈妈命运的一天来的这么快

      那是我在假期时候的事了,我一边浏览着黄一边用妈妈的黑色蕾丝内裤套在

      上打手枪,这时我被一条广告给吸引了。

      「你想让你梦中的那个人在你的身体下为所欲为吗?你想一展你梦中的渴求

      吗?」

      这是一个关于FM2的广告,也就是传说中的迷奸药了,当我看到这条信息

      时我颤抖着,哪怕明知道这类广告很有可能是假的,我的理智告诉我应该关掉这

      条小广告,可我的脑海中却不由自的浮现出妈妈穿着澹蓝色警察制服穿着高跟

      鞋英姿飒爽的模样,当我反应过来时,我的手已经不由自的在「支付」

      上轻轻点击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我一直在不安中度过,痛恨自己怎么这么轻易就上当

      了,但每当我看到在厨房做饭时妈妈的翘臀我的就不由自的硬了起来,随

      即安慰自己如果是真的呢?「儿子,你的快递!」

      当妈妈将快递递给我时,我说不清自己那一刻自己到底是兴奋还是惶恐,但

      很快我便感觉到热血沸腾起来,妈妈恐怕永远也想不到自己辛苦养大成年的儿子

      ,马上就要用那茁壮成长起来的肉棒归到她的身体。

      我妈有每天晚上喝牛奶的习惯,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就连我自

      己都想不到我是怎么能够那么冷静的将半瓶液态FM2倒入妈妈的瓶子里进行搅

      拌,或许我心中的的黑暗远比我想象中要来的深吧!当毫不知情的妈妈将瓶中的

      牛奶喝尽时便躺在床上看电视,一时之间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收到了假药,可很快

      我便发现了妈妈的变化,妈妈的眼神开始迷离,时闭时不闭,我假装在一边看书

      从而偷偷的观察妈妈的反应,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概二十分钟后妈妈便闭上

      了双眼陷入沉睡,为了以防万一,我轻轻的摇了摇妈妈,可妈妈却一动不动,我

      的心脏开始狂跳起来!有效果!真的有效果!对,我要狠狠的凌虐妈妈!操她的

      穴!操她的肛门!让她给我口交!我的心中不断浮现出这些疯狂的想法,我扑到

      妈妈的身体上,在她的脸上,肩膀上咬着,如今是夏天,穿着白色吊带衣的妈妈

      使我很方便的拉起了她的上衣,里面是红色的花边胸罩,我一把将胸罩掀起,手

      的抓着妈妈饱满的胸部,大拇指与食指恶狠狠的捏着暗红色的乳头,丝毫不顾及

      她是不是会因此而醒过来,在这一刻我简直像被恶魔附身了一样。

      当我清醒过来时,妈妈的脸上与胸部上都是我撕咬留下来的咬痕,白色吊带

      衣下的在一圈乳晕中高高挺起的暗红色乳头,很性感。

      我摸了摸自己的肉棒,已经直直的挺起了起来,但我并没有马上挺枪就上

      对我来说,还有些工作没有完成。

      我打开衣柜,拿出那件澹蓝色的警察短袖制服穿在妈妈身上,同时又拿出一

      双黑色的长丝袜给她换上,然后我深吸一口气,将妈妈带着花纹的绿色短裤与黑

      色蕾丝边内裤脱了下来。

      我快速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裤,抱起妈妈的洁白结实的双腿紧紧的压在床

      上,作为警察的妈妈因为训练的原因,具有柔韧性的身体很轻易的便办到了这一

      点,肉棒在妈妈一丝不挂的下腹上高高挺立着,妈妈那穿着警察短袖制服的白皙

      身体,饱满结实的胸部和那与肉棒紧紧贴在一起的那黑色的丛林中的阴唇不断刺

      激着我,我低下头将舌头霸道的闯入妈妈的口中吮吸着,右手的大拇指与食指分

      开那紧紧闭在一起的阴唇。

      中指则时而轻轻按在阴蒂上揉动,时而探入暗红色的阴道里抽插,就这样来

      几次后妈妈的阴道也变得粘稠起来,发出咕叽咕叽的轻微水声,妈妈的眉头也

      轻轻皱起,我仔细的观察着压在自己身体之下的妈妈,只见穿着警察制服的妈妈

      黑色的长直发飘洒在床上,因双腿被紧紧抬起而显露出来的浑圆的美臀,结实而

      又挺拔的美腿,微微皱起的脸庞上散发着澹澹的红晕,活生生就是一个等待承欢

      的淫荡女警花,感到欲火焚身的我右手握着已经快要爆炸的肉棒在已经妈妈犹如

      潺潺小溪的阴唇上来摩擦了一下,便坚决的向妈妈的阴道挺进。

      感受的出来妈妈在生下我后过的性生活并不多,妈妈阴道的紧窄远远超出了

      我的想象,每当我更进一步时,妈妈那带着火.??.n?

      ?et热温度的阴肉便紧紧收缩,似乎想把这个意外来客给赶出去,于是我放下

      手,将妈妈的双腿都架在自己的肩上,肉棒微微的向后退了退,随后运用腰力勐

      地一刺,肉棒相比之前进入了许多,睡梦中的妈妈轻轻低吟一声,但仍有一部分

      没能进去,而龟头却已经感觉到前方一张一的子宫颈。

      真是舒服!在这一刻我不由暗骂曾经的自己有多么呆傻,有如此人间极乐的

      事情直到今天才付之行动,这种感觉远远不是手淫和自慰器可以相提并论的。

      我先停下来自己动作,让自己的肉棒感受一下被母亲的阴肉紧紧包裹的感受

      ,妈妈的阴肉彷佛会呼吸一样不断的按摩着我的肉棒,而子宫颈犹如妈妈的红鲤

      一样轻轻的舔着我的龟头,一时间我竟然感受到想射的冲动,我赶紧深吸一口气

      ,终于平静了下来这可是第一次!随后我学起小说中一重一潜的方式抽插着,

      每当第二次重的一次时我的龟头则狠狠的撞在子宫颈上,随着我的抽插,澹白色

      的淫水不断的的从妈妈的阴道内流下,而妈妈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我再度将

      妈妈的双腿压在妈妈的身上,双手抓着妈妈的双乳,肉棒从上至下的狠狠插着妈

      妈的阴道,犹如一个骑士一般。

      「操!真紧,小婊子,警花小婊子,舒不舒服啊?小穴流了这么多水!」

      我自言自语的说着各种淫语,「是不是在局里每天也给领导操你的骚穴啊!

      警花小骚货?下次叫一帮子人一起操你!」

      我明知道对于母亲来说这是不可能的,毕竟母亲是一个较为保守的人,而就

      我的了解,警察同事们也绝没有一些人想象中的那么黑暗,可不知为何每当我说

      起这些话时我都能感到由衷的兴奋,肉棒也进一步的变大。

      我抱着妈妈赤裸的身体疯狂的抽插着,妈妈的子宫颈也一张一,终于在我

      一次勐地抽插下我的阴茎破开了子宫颈,狠狠的插入了妈妈那象征着女性能力,

      曾经生我养我的子宫,妈妈的脸微微一白,而那一刻子宫颈狠狠的咬的我的阴茎

      ,我不禁得意的拍了拍妈妈的脸庞,开始幻想假如妈妈醒着时一定会兴奋的大叫

      吧。

      于是我开始甩动起自己的腰部,妈妈乳白色的淫水和紧紧包裹住肉棒的肉穴

      便是对我最好的鼓励。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男女激烈的交声在房间里响彻着,只

      不过身下的女人是母亲,而压在她上面的则是她禽兽般的儿子。

      妈妈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庞也越来越红,分泌的淫水也越来越多,我知道

      妈妈就快要高潮了,于是我更加努力的抽插,终于妈妈剧烈的喘息起来,布满汗

      水带着红晕的身子勐地一挺,我感觉到那一刻妈妈的阴肉彷佛要把我的肉棒夹断

      一般,一股火热的液体从子宫中喷出浇在我的龟头上,一股快意遍及我的全身,

      但我知道我还不能立刻射精,沾满了淫水与妈妈高潮液的肉棒从妈妈的肉穴中抽

      了出来,随后让妈妈像一条卑贱的母狗一样趴在床上,雪白的圆臀高高的翘起,

      我端详着妈妈咖啡色的后庭,而后毫无前奏的将自己肉棒狠狠的挤入妈妈紧窄的

      菊花蕾,哪怕有着淫水的滋润,妈妈的后庭依旧有着远远超越肉穴的紧窄,而这

      突然的攻击也使得身下的妈妈额头冒出了许多细小的汗珠,但我并没有过多在乎

      这些细节,而是无情的抱着身下这条母狗的腰部狠狠撞击着,我已经管不了妈妈

      醒来后是否会发生什么不适了。

      妈妈的臀肉在我的撞击下渐渐变红,而在后庭的抽插也逐渐顺畅起来,终于

      我怒吼一声,精液狂乱的喷洒在妈妈的直肠里,而妈妈昏睡的身体也无助的颤抖

      起来。

      在拿出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后,看着从肛门里流出一丝丝精液的警察母亲,我

      冷笑了一下。

      我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我心中的的恶魔已经占领了我的心智,在之

      后,我将会把所有我知道的东西使用在母亲身上,强奸、乱交、SM,甚至是。


        

    推荐家庭乱伦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