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关起门来』
        一、母子密话

      罗十航走进上岛西餐厅,在最里面的安静角落找个位置坐了下

      来,给妈妈孟宪云打了个电话:」

      妈妈,我已经到了,39号桌。

      一边点好茶点。

      最近一段时间,罗十航尽量避着与父母相见,几个月前他被几家医院确诊

      为不育,父母要求他放下工作先去治病,他带着妻子米蝶辗转好几家国内知名不

      孕症专家门诊,几个疗程下来,他的病未见起色,他开始躲闪父母的问询。

      父亲一族三代单传,到他这里成了难题,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深入为的

      观念让他不堪重压。

      他知道母亲约他见面,恐怕又是向他推荐哪个医院或者医生。

      母子相见后简单寒暄几句,接下来就是相对无言,为缓解这种沉默气氛,孟

      宪云有意无意地点着餐点,不一会桌上摆满了各种各式点心.「妈,点太多了,

      这怎能吃得下?」

      「啊,是啊,这么多,吃不了你给米蝶打包去吧」。

      十航觉得母亲今天有点怪,自从他与米蝶结婚,婆媳关系一直非常不好,当

      年他不顾母亲的的反对,大学一毕业就选择了和米蝶结婚,由于得到了父亲的支

      持,母亲反对不成,就把所有愤恨都发泄到了米蝶身上,对米蝶横挑鼻子竖挑眼

      ,小俩口结婚二年没生孩子,婆婆更是挂在嘴上,每次见面都一番责骂:」

      咱们罗家可是三代单传,不能下蛋的母鸡要早点腾窝,老罗家还指望多添几

      个孙子继承家业呢」,听多了这类话米蝶免不了以泪洗面,自从查出是十航有问

      题,精子成活率过低不能受孕,孟宪云的态度温和了不少,但又经常说这是因为

      十航生活上没得到良好的照顾,才会得这种病,暗示这还是米蝶的错。

      现在母亲动说让他打包带给米蝶,说明母亲对米蝶的态度在好转,十航

      很高兴也有几分感动,说:「好的,我告诉蝶儿这是你带给她的,蝶儿最近找到

      一家中医,治好了好多象我这样的不孕症,我们认识了好几个治好的家庭,这真

      让人有信心!」

      孟宪云皱着的眉舒展了很多,说:「好啊,好啊,一定要坚持治疗,但同时

      也要想想其它办法,时间不等人哪!这段时间我都没睡好觉,着急呀!」

      「急什么?我和蝶儿才二十五六岁,实在治不好再想其它办法也来得及呀,

      另外,你今年也才四十五,有些人在这个年龄,还能再生呢,要不也考虑一下?



      十航巴不得父母再生个孩子以减轻不能生育给他带来的巨大压力。

      「唉,我能不急吗?你看!」

      孟宪云拿出手机,给儿子看一些短信,「这些都是我偷偷看你爸的手机,转

      到我手机上的..」

      十航接过母亲手机,一条一条看下去。

      「引,你还在为儿子苦恼吗?不孕症不是绝症,很多地方都能治好。千万要

      治好啊,我都接受不了你家没有后代,不愧是将军后人,睿智帅气,这么优秀的

      基因一定要传承呀,能给你家生孩子的人好福气,我真是羡慕,真希望我有这样

      的机会。想念你的凤」

      「引,你走后,我一直没能睡着,想你,我觉得好幸福,因为有你可以想念

      ,同时也好痛苦,因为我触摸不到你,最让我伤心的是你一直不想让我怀孕,让

      我为你生个孩子啊,我真的不会对你有任何要求,不会要求你离婚,哪怕你不愿

      意理我们了,我都会带着孩子静静生活,自己抚养孩子,我对你的爱,让我可以

      为你做任何事而不求报!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有万贯家财,是因为你的人格魅

      力,我的心里只有你,任何其它男人在我面前都会黯然失色,爱你的凤。」。

      「你又去红那儿了?我真的好伤心,你没看出红的目的吗?她讨好你,一口

      一个干爸叫着,千方计和你上床,目的就是想缠上你,公司里谁不知她的心机

      ?你也说过你不会喜欢她,可你为什么还和她上床?她要是怀孕了不定得出多少

      妖娥子,你看不出谁才是真心爱你的吗?等你的凤」............

      十航看不下去了,把手机还给母亲,说:「你再和爸爸添个孩子,不行吗?这样

      也可以防备外面那些女人插足进来。」

      孟宪云迟疑了一下说:「我不行了,你去上大学那年,我怀过,当时也很欢

      喜,可不知为什么,四个多月时胎儿死了,我也没发现,后来死胎在腹中发霉了

      ,差点要我的命,之后还落下了病,夫妻生活也不行了,你爸这方面又特别强,

      我和他说在外面找人一夜情吧,不要发生感情就好,他也一直感激我对他的理解

      和照顾,外面有什么事一般都和我说,但你这不能生育,我觉得麻烦大了,老罗

      家看重传接户口本,所以从你们一结婚家里就催你们快点生,能生几个就生几个

      ,你不能生,你爸肯定会和外面的人生,你爸才46,身体又好,生几个都难说

      ,将来家里这些不动产,公司股权,恐怕都是麻烦事,外面的小三生了孩子,难

      保不想着要转正,你爸和我的婚姻也会出麻烦,可能等不到你治好病,外面的女

      人肚子已经大了,我担心的是这个!」

      十航曾向母亲提议是否可以考虑让米蝶接受人工捐精,要个孩子,但被母亲

      一口绝,说不是自己血缘的孩子想都不要想。

      刚刚母亲的一番话让他很受打击,也有些发懵,「顺其自然吧,我也不知我

      该怎么做了」,他叹了口气说。

      「你和米蝶还是搬来住吧,我也能看着点,你们都看哪些医生,用的什么

      药,你爸也一直唠叨说家里太冷清了,那么大的房子就我们两人住,空得慌!」

      「不是我爷爷来了吗?,另外,你能接受米蝶了?她一直很怕你,我担心你

      们处不来,我在哪都行!」

      「唉,你这一病,我也不知怎么好了,你爷爷来住了几天,就闹着去,说

      在这里不习惯,惦记家里的菜园子,还一直说现在城里的猪肉怎么这么难吃了,

      要去自己养个猪,好让儿子孙子都吃上农家猪肉,你爷爷老是惦记生重孙子,

      我没和他们说你出去看病的事,只说你出长差了,你爷爷还念叨,说家里的传统

      不能丢,你家世代习武,要是你有了孩子,上学前先送他那去,把筋骨先练好。



      说起爷爷,十航脸上浮起了笑容:「算了吧,我小时在他那,太苦了,天天

      清晨要练功,有时还得跟着他们下田间干活,薅草间苗,现在哪家孩子能吃这样

      辛苦?」

      「这是你爸家的教育理念,说孩子小时候,第一要玩好,第二要学会守纪律

      与吃苦!你爸还说,家里条件越好,小时候越要这样教育,好象有效果呢,你和

      十妍都这么让人省心,我那几个老朋友都羡慕咱家呢。你爸早就说,你有了孩子

      ,也要送去,他一有时间也去陪着呢。」

      十航苦笑了起来,「孩子毛没见一根呢,我爸是受我爷爷影响的,生怕后代

      凋零,我们结婚半年多没怀孕,米蝶就开始害怕见你们,查出我有病不告诉你们

      就好了,让米蝶先接受人工捐精,有个孩子给你们个交代,我现在不敢想我这病

      要是真看不好了,将来会怎么样,以前没想过会是这么大的事。」

      「就是呀,你不能生了,你爸就会找别的女人生,别的女人生了,你爸就有

      可能最终给她婚姻,你爸还这么年轻,再干二三十年都没问题,将来能不能把公

      司给你都不是定数了..」

      孟宪云迟疑了一会,又慢慢说道:「我有个想法,说了又怕你难过」。

      「妈妈你说,不用要考虑我。」

      「问题所在很清楚,就是罗家要有自己血缘的后代,有了孩子就什么都解决

      了,你都想过接受人工捐精了,让你爸和米蝶有个,问题就解决了!」

      「这方法不错,让米蝶人工授精,用我爸爸的精子,这方法可行!」

      「我说的,不是人工受精,是想你和米蝶家来住,你爸和米蝶睡一下,人

      工受精万一要是让外人知道了,传出去不好听,你和你爸都难做人呀。」

      十航愣了一下说:「我爸和米蝶,这会不会太尴尬了?」

      「没事呀,要看你怎么想,关起门来,公公睡儿媳都是自家人啊,这样你

      爸就不会出去睡别人了,米蝶怀上了你们的婚姻也会更稳定,你爸也会一心对你

      ,早点把公司交给你打理,最要的是断了外面女人为他生孩子的念想!我就是

      怕你心理这关过不去,但也找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眼下的困境!」

      十航用手抵额低下头,很久不说话,孟宪云有点慌了,赶紧说:「十航,你

      要是接受不了这个方法,就当妈没说过,妈是被你爸那些女人的短信吓着了,你

      就当妈没说过!」

      十航抬起头来,静静地说:「不是你,我明白这事轻重,我们搬去住,有

      蝶儿,我爸就能保证家来住吗?」

      「我觉得能,以前我和你爸都中意娄晓楠,家世好,父亲是局长,又和我们

      是世交,知道你和米蝶处对象,我们都很生气,一致反对,可是你给你爸看了米

      蝶写的东西,说动你爸见一下米蝶,结果见了后,你爸改变了意,支持你娶米

      蝶了,我怎么反对都没用,我也当不了他的家,到底还是把米蝶娶进门了,现在

      看来,也幸好娶的是米蝶,要是娶了娄晓楠,你不能生育,说不定人家要离婚了

      。你爸说过好几次,说米蝶是万中挑一的美女加才女,娶进门是你们罗家的福气

      ,这么欣赏她,我还没听他这样夸过哪个女人呢!」

      「你安排吧,我和米蝶搬家里住。」

      「好,你们是想和我们住在一起,还是住对门那套?对门那套你庆山哥住着

      呢,你要是想住,让他们搬到兴旺街那套去!」

      罗家现在居住在落晖谷,本市最高档的小,一梯二户的户型,罗家买了一

      整层,原本准备一套老两口住,一套小两口住,但因为十航娶了米蝶,孟宪云心

      里窝着口气,就让十航自己解决住处,小两口一直在外面租房住。

      「等我去和蝶儿商议一下的,先和你说一下,你可不能再象以前那样给她

      脸色看,动不动说话损她,她也算脾气好的了,从没和你顶过嘴。」

      「哪能呢,这次是要她解决后代问题,讨好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对了,这事

      ,米蝶能同意吧?」

      「她性格柔和,很听话,以前我和她开过玩笑,说要是我的病好不了,就让

      她去借种,最好生个女儿,继承她的优良基因,不然可惜了她的美貌,她也笑着

      说好啊好呀,不过都是玩笑话。」

      听了这话,孟宪云心里不自在起来,以前罗引夸米蝶标致,前突后翘杨柳小

      蛮腰,她就要反驳:「女人还是看上去稳重端庄才好,让男人想入非非的骚浪女

      人,不适做结婚对象!」

      在她心里,米蝶就是勾引男人的狐狸精,俘虏了她的儿子和老公,所以她特

      别不待见米蝶,坚决反对儿子和米蝶的婚事,为此夫妻间分歧很大,罗引支持儿

      子娶了米蝶,婆媳间冷若冰霜,听儿子这样说,她本想说这种女人很不正经,要

      儿子提防点,话到嘴边又咽了去,毕竟眼下正求着米蝶。

      孟宪云讪笑着说:「挺有意思的,她这样同意跟别人借种,不会背着你来真

      的吧?」

      十航也笑了,「不会的,这是我俩床笫间说的话,她很爱我,很听我的话,

      没事喜欢在家里写写画画,出门也少。」

      「我多操心了,是担心就算她没心,也架不住外面的男人惦记,脸盘俊身段

      火,惹眼呢!」

      孟宪云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

      「你和她接触少,其实她这人特别低调,比我都低调得多。」

      正文 【关起门来】(2——妻子妥协)

      作者:_

      25年/5月/4日发表于.

      是否首发:是

      「先把药喝了,别嫌苦。」十航一进家,米蝶就端上来熬好的药。十航皱着

      眉头,一口气把药喝干,「这是梨汁蜂蜜水,压压」,米蝶又递过来一个碗。

      米蝶打开十航放在茶几上的餐包,不由叫了起来:「哦,天啊,怎么打包了

      这么多东西,够咱们吃几天的了,你们没吃多少啊?」

      「妈特地为你点的,说你没去吃,让多带点来给你!咱们这一没孩子,倒

      把我妈磨得脾气好多了,对你也好多了!」十航接过米蝶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

      「嗯,昨天下午你妈来电话,你不在,她还和我说了好一会话呢。」

      「是吗,都说什么了?」十航知道以往母亲来电话只和他说话,他不在时立

      马挂了,能和米蝶说的话如模子刻出来的:「十航在吗?让十航来听!」

      「是呀,你妈问了些我们看的这个柳大夫的事,还有哪些治好的人和咱们有

      联系,对了,末了她还随口关心了一下我家人,语气很温和的。」

      「唉,我妈其实也可怜,我上大学那年我妈有病住院,我今天才知道,是因

      为胎死腹中导致的,还落下了很大的炎症,不能过夫妻生活了,女人怀孕生产都

      不容易呀,是我妈托人帮我爸找女人的,今天知道了这事,心里倒好受了点,以

      前我在公司每次和赵金凤遇见,都别扭好一阵,公司里都传她是我爸的小三,原

      来是我妈默许的。其实男人经不起小三,你看华大公司的老总还不是娶了四个老

      婆,后几个全是秘书小三上位变成的。」

      「听你这么说,我也心里好受了,从上大学就总听你说你父母的爱情故事,

      现代的红拂慧眼识李靖的故事,真希望结局也和古人一样完美,你妈默许的就

      不算你爸背叛!」

      十航把米蝶拥入怀中,又一次顾父母的爱情故事。当年,县委书记之女孟

      宪云,和农家子罗引同班读书,一段传奇佳话由此诞生了。

      那年月学生不以读书为荣,班上几个学生和校外的小流氓不知怎么杠上了,

      整天打打杀杀,有时正上着课,就会从窗外飞进来一些砖块,老师们也不敢出面

      应对,学生们上课也是三天打渔两天晒,学生的出勤率经常只在一半左右。

      罗引转到此校后,没多久情形竟大为改观,校外的小流氓们不敢再接近学校,

      年级里几个有名的刺头也服服贴贴地跟在罗引后面。孟宪云就开始留意起罗引来,

      通常城里吃供应粮的看不起吃农业粮的,学生们也是这样。孟宪云注意到罗引中

      饭带的都是玉米饼子与咸菜,就经常悄悄塞进罗引书包里几个白面包子或糖饼,

      那时农家一年才能吃上几顿白面馒头,罗引发现这些东西竟然是孟书记的女儿送

      给他的,倍生好感,不知不觉中两个少年越走越近,偷偷谈起恋爱来。很快就有

      想巴结县委领导的老师把这事捅给了孟宪云的父亲。

      孟宪云的父亲当然要批评教育女儿,孟宪云却对父亲说:「罗引是块材料,

      你要是了解他你也会喜欢他,不信你试试!」

      孟书记是个相当开明的人,派人找来罗引,说要下乡一段时间开展工作,需

      要一个做通讯兼保安工作的临时工,正值寒假,罗引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份工作。

      三周工作结束,孟书记也通过了对罗引的考察,罗引从小练武,有一身好武艺,

      做事有有眼细致周到,还虚心好学,可比他的两个儿子不知强到哪里去了,他

      就决定要好好栽培罗引,特别是知道了罗引的家世不凡,罗引的高祖原姓罗佳氏,

      清朝时官至武功将军,因党争之祸遭遇家族成年男性尽被杀戮,流放后改为罗姓,

      罗家一个仆人带着罗引的曾祖父隐居到乡下,罗家后人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

      但家传武艺不曾丢弃。孟书记决定送十七岁的罗引参军,要为他铺一条参军,入

      党,培训,提干之路。

      罗孟二人见双方家人都默认了他们的恋爱,胆子越发大起来,偷吃禁果,出

      双入对。罗引当兵的第二年乡探亲,孟宪云怀孕了,孟书记只好为他们举办了

      婚礼,对罗引说:「老婆我替你养着,你就负责在部队好好干!」罗引果然不负

      期望,很快就脱颖而出,被送到解放军艺术学院进修,连级,营级,团级,一步

      步升了上去,还发表过数篇文章。

      转业后的罗引进入省委,因不愿参与派别斗争,不顾岳父的反对,集资自办

      公司,十多年的发展他的公司规模已扩至上千人,产品涉及十几个领域。十航大

      学毕业后,管公司法律事务,事多且繁杂,十航的妹妹十妍在美国读书。

      孟宪云的电话打断了小两口的忆,「是妈的,说有话要说」,米蝶把电话

      递给十航就走开去厨房了,她要把打包来的食物重新包装好放进冰箱。

      「那事,你和米蝶说了吗?」孟宪云压低声音问。

      「还没有呢,在等适的时机。」

      「先别说了,我和你爸说了这事,你爸不同意呢,他说一直把米蝶看做女儿

      一样,做不出来!唉,我看他是对那个赵金凤认真了,这个姓赵的秘书很有手腕

      ……。」电话里传来了母亲的抽泣声。

      「别哭,妈,你想过没有,我为什么同意这事的?因为这事已经影响到你们

      的婚姻,儿子不能看着父母的婚姻解体,同样,做父母的也不愿看到儿子的婚姻

      解体,特别是我爸那么中意这个儿媳!你不要让我爸觉得他和米蝶做,是我在为

      咱家做出牺牲,他当然不会选择牺牲儿子,你要让他觉得他这是在帮助儿子和米

      蝶,要是他不出手相助,我和米蝶的婚姻要出问题,我会失去米蝶,这样他才会

      心安理得。」

      「是呀,我笨了,我知道怎么该怎么做了,儿子,还是你聪明。」孟宪云电

      话里的声音透露着高兴与感动。

      「妈和你说什么了?」米蝶走进来,依在十航身上。

      「妈说让咱俩搬落晖谷住,那边条件好,给咱俩三个房间,一间做卧室,

      一间给你当画室,还有一间做书房兼客房。」现罗家在落晖谷的居所,为七房三

      厅三厕,其中六个房间分开在一条过道的两侧,每侧三个房间,还有一个保姆房

      是从与厨房相连的阳台进门的,与人房完全隔离开。

      「咱们不要和你父母同住吧,对门那套不是你父母给咱们买的吗?那套四房

      二厅,也很大,我家来人也有地方住,我挺喜欢的!」

      「那套我大舅家的庆山哥在住着,等他们搬走了咱们再住去也行,先和爸

      妈住吧,他们现在嫌家里太空了,想咱们去的。」十航把米蝶抱到自己怀着,

      边说话边亲热。

      「你说要和爸妈住那就和爸妈住吧,不过我挺怕妈的!」

      「有我呢,再说她现在对你好了,我有病嘛,她怕你不要我呢,不会给你气

      受的,再说,你要看爸的面子啊,爸待你可象对十妍一样好吧!你写作,绘画,

      爸对你支持到家了,你去山野体验生活写生,爸先派人去把帐篷给你搭好,你说

      咱爸喜欢你不?」

      「嗯,我也喜欢他,就是不知怎的,对爸总有点畏惧!」米蝶双手搂着十航

      的脖子,贴脸在耳边轻语。

      「我也有点畏惧,其实咱俩这是畏惧权威,爸这人喜怒不形于色,所以容易

      让人有疏离感。」

      「我最怕他们的是去年,我老是怀不上,你妈都说要你不要我了。」

      「不会的,就是真的是你有问题,我也不会离开你的,我认命了,这辈子就

      你了,那时我还想过要是你的问题,就取你的卵子出来,和我的精子,培植成受

      精胚胎,然后找人代育。现在知道是我的问题了,我要是好不了,我也不想让你

      失去做母亲的机会,咱们找人借种,一定地!」

      「不,你一定会好的,张姐的丈夫的问题比你严重,你的精子是成活率低,

      他的精子是没成活率,结果还不是治好?还有李叔,快四十了,病了那么多年,

      不是照样治好了,现在孩子都五岁了,我相信柳大夫,他治好的人那么多,他说

      你这病顶多半年就能好!对了,柳大夫的病人QQ群下周要聚会,我报名参加了呢!」

      「你前儿不是同意咱们去借种的吗?怎么变挂了?嗯?」十航解开米蝶的上

      衣,从颈部慢慢吻下去。

      「你坏,你把人弄得欲仙欲死的,当然什么都同意了,天呀,一说借种你就

      来劲儿,航宝儿,嗯,嗯,」十航在米蝶的乳峰上亲吻着,轻轻地吸弄着乳头,

      这是米蝶最经不起刺激的敏感点,很快米蝶发出愉悦的嗯啊娇吟声,这声音十航

      听不厌,他的头在米蝶两个高耸的胸峰与深深的乳沟间游移着,边拉过米蝶的

      手放在自己的阴茎上:「蝶宝儿,我的小乖宝儿,硬不?」

      「航宝儿,我的大乖宝儿,我爱你,爱死你,」米蝶轻启樱唇,不断吻十

      航,二人耳厮鬓磨良久,十航示意米蝶起身,他把裤子拉下来,叉开腿端坐,整

      个阴茎直直竖立,米蝶一条腿蹲着,一条腿跪着,纤长的手攥着十航的阴茎轻轻

      撸动,同时俯下身,张口含住十航的龟头。

      十航享受着米蝶口唇的温热柔软,低头正和扬头给他口交的米蝶眼神相遇,

      这令十航想起在米蝶寝室初识米蝶时,米蝶正蹲在地上伏在床边一张一张地检查

      她的底稿,他本来想追求的是寝室里另一女孩李明慧,聊了一会天,就在他站起

      身准备走,向大家道别时,正和米蝶扭头扬脸的眼神相遇,一种纯净悠远的感觉

      瞬间袭击了他,直到今天他也抗拒不了这种眼神,他抱起她飞快跑进卧室。

      快要把米蝶送上高潮的巅峰时,十航再次停止抽插,说:「宝儿,老公耕种

      勤奋不?」

      米蝶把腿盘在十航背上,不住向上挺动着,「勤奋,老公最能干,天天精耕

      细种,老婆爱死你了!」

      「可是老公把庄稼地打理得整洁肥沃,就是上面不长庄稼你说可咋整呢?」

      「庄稼地是老公的庄稼地,老公想咋整就咋整。」

      「那我叫别人来地里下种行不行,我只想看到地里长庄稼!」

      「老公的庄稼地,老公说了算,想叫人下种就叫吧!」

      「好老婆宝儿!」

      一阵暴风骤雨后,夫妻双双达到愉悦的顶峰。二人躺着互相爱抚着说话,十

      航的手在米蝶曼妙的身体曲线上轻轻游走,「蝶宝儿,知道吗,老公这辈子最幸

      福的事就是娶了你,那年在你们寝室第一次看到你,你眸一瞥,眼神清澈见底,

      我就认定你是我苦苦等待的小天使精灵儿,你含着我下面向上抬眼看我时的眼神

      也是那样,总能融化我的心!」

      「老公,我也是,我爱你,天天说上一遍也不够!第一次你见到我时,我

      根本没想到你能看上我这来自偏远地的笨妞,来我们寝室聊天的男生们大多是

      冲着李明慧来的,她漂亮高挑活跃人气高,昨天她在QQ上和我聊天呢,说我嫁进

      大土豪家,要好好感谢她,还问我肚皮有没有动静,准备生几个?」

      「你怎么答的?」

      「我说孩子还不在我们的计划中,我们还有不少想去的地方没完成呢!」

      「答得很好,不过说真的,我真的想让你借种呢!」

      米蝶身子抖了一下,神情也严肃起来,「你说的是真的?你每次说借种就来

      劲,我认为你是为了刺激做爱气氛说的,我只爱你,你的病一定能好,要是不能

      好,我宁可一辈子没孩子也不会和别人!」米蝶越说越激动,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来。

      「别哭呀」,十航用手背给米蝶擦泪,「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呀,就因

      为爱,所以我们可以为对方做任何事,不是吗?」

      「那个李叔,和你完全一样的情况,一直没放弃治疗,治了十多年,最后找

      到柳大夫给治好了,我们有什么不能等的?等你好了,我们就生个够,生一大堆

      孩子……。」

      「我想让你借种,其实和生孩子关系不大!」十航一急,顺口说了出来。

      米蝶被逗乐了,「借种不是为了生孩子,那是为了找刺激?」

      「是为了孝心父母!」十航坐起来把米蝶抱进怀里,「你知道我爸妈现在的

      问题的,我妈有严重的盆腔炎,不能过夫妻生活,我爸呢,不做爱就活不下去,

      他高兴,生气,缓解压力,全是以做爱方式进行疏解的,罗家人都有武功底子,

      身子强健,都会锁精,做起爱来得心应手,你能让他为我妈放弃做爱吗?他有了

      小三,咱们都恨得牙痒痒的,但仔细想想他也不容易呀,他现在都很少家,这

      样下去,这个家怕要解体了,这个家里需要一种润滑剂,重新有机地运转起来,

      我们去住,你就是在帮我孝心父母,这是大爱,既然我们的身体受之于父母,

      就报给父母,也让他们享受我们的身体,你要是能这样为我做,我这辈子,也

      没有不能为你做的事!」不知是说得激动,还是心怀愧疚,十航呜呜地哭泣起来,

      泪水一滴滴散落到米蝶的脸上。

      米蝶第一次见十航哭,忙坐起来,把十航的头拥入自己的怀里,十航的脸刚

      好埋在她的一对丰满高耸的乳房间,「航宝儿,别哭呀,为你,我可以的,只要

      我有的,全都是你的,我听你的,我是你们罗家的人,身体也交给你们罗家了!」

      正文 【关起门来】(3——情景模拟)

      作者:_

      25年/5月/2日发表于.

      是否首发:是(本人处女作)

      公司里有事,十航不来吃晚饭了,米蝶给十航煲好药,便在画室整理东西,

      想着搬去和孟宪云一起住,米蝶心里就直打鼓,但为了十航,米蝶觉得做什么

      都不为过,受点委屈没什么。

      米蝶初遇十航,正是她人生最低落的时候。

      几年前,米蝶的父亲米承七在自家商店卸货时,货物倾倒落地,砸到几个在

      此追逐嬉戏的八九岁小学生,一死二伤,死者是本地林业局局长的儿子。之后米

      家赔光了所有家当,出事的人家犹嫌不足,要米家签下三十万元债务,米家人认

      为三令五申让孩子们远离,孩子们的家长也有管教上的疏失,双方争执不下,纠

      缠不休。一天夜里一伙蒙面人冲进米家,见人就打,见物就砸,米承七和米蝶的

      大哥米乐鹏受伤严重,被送进医院。米蝶的二伯父米承二一直在米蝶家生活,管

      理一处店面,出事期间刚好老家的二伯母过世,米承二去办理后事不在现场。

      在病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后,米承七宣告不治,米乐鹏虽然拣一条命,却落

      下了跛足残疾。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米家从小康之家变成一无所有,米蝶的母

      亲林芳秀整日以泪洗面,米承二来后,一边催促地方派出所追查行凶歹徒,一

      边带着米乐鹏出外务工帮助支撑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米蝶和三哥同时考上大学,米蝶的二哥也已在读大三,顾虑家里的开销,林

      芳秀说女儿年龄小,建议她等两年家里条件改观再去上学,懂事的米蝶同意了,

      也准备外出务工,米承二坚决不同意,他把老家的宅基地卖了,米蝶才有机会踏

      进大学校门。

      唯一的女儿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倍加疼爱,米家条件好时,受北邻影响,也

      送米蝶去学习舞蹈,绘画,音乐。米蝶绘画功底深厚,弹得一手好琵琶,这些技

      能让她进了大学后,受益非浅。踏入这所知名学府,米蝶却不尽沮丧,她被从中

      文专业调配到哲学专业,象她这种毫无背景的偏远地学生,根本不知如何争取

      自己的应有权益,她不想放弃在知名学府里读书的机会,但这个专业让她有些心

      灰意冷。

      米蝶参加了学校文工团,生活上可有一些补助来减轻家里负担,也因此住到

      了学校为文工团员们专门配备的宿舍。同寝室的另二名室友李明慧,楚梦遥并不

      喜欢米蝶,因为她话少,不阳光,独来独往。别人经常有朋友来访,说说笑笑,

      而米蝶顶多打个招呼就做她自己的事或者走开,无法融入大家的共同圈子。其实

      米蝶心里很羡慕两个室友,家里条件好,不用为钱发愁,而她入大学不久,就找

      了二份家教的工作,学习任务与个人爱好几乎占用了她全部时间,她没功夫交友

      聊天。

      罗十航来过几次米蝶宿舍,她大多是打声招呼,然后各行其事,互不妨碍。

      李明慧偷偷告诉十航,米蝶家里很穷,心态自卑,所以不太群,不愿和大家交

      流。米蝶虽然穿着简朴,但难掩天生丽质,几分与生俱来的孤傲让她显得有点冷,

      关注她的男生们并不在少数,但都被她这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给吓退了。一个冬

      天的午后,十航来米蝶寝室玩,本来要走,却没走,米蝶正蹲在床边整理她的画

      稿,十航就走过来翻看,二人聊起了几个流行画派技巧,相谈正欢时,米蝶说她

      要去家教急匆匆走了,留下十航有点怅然所失。此后十航再来米蝶宿舍,只要米

      蝶在,都要和米蝶聊一会。

      一次十航来米蝶宿舍玩,米蝶不在,十航问及,李明慧很不屑地说:「她呀,

      她赚钱去啦,就认钱,为几个小钱,几次不参加团里正经的活动!」楚梦遥也调

      笑道:「听说她攒钱要买什么《古今中外精品画册》呢,几千块啊,人家只玩高

      雅的,不象咱们这些俗人有钱先买衣服穿!」

      听者有心,十航在门口等到米蝶来,问起画册的事,对她说:「我有个朋

      友有这个《古今中外精品画册》,他因要搬家,可能会便宜处理,我帮你买下如

      何?」米蝶听了很高兴,十航又说:「我朋友存书什么的挺多的,要搬到别的城

      市带不走,可能有不少书都不要了,你还需要哪些,要是他有的,我一起帮你收

      了!」米蝶认真的罗列了一个大单给十航,没过几天,十航叫人搬了几大箱的书

      与画册来,说这些都是他朋友不要了要当废品卖的,一共才花了不到一元,米

      蝶非常感谢十航。

      十航发现米蝶省下来的钱,并未买衣服穿,米蝶说要尽力自己解决全部生活

      开销,要是有余钱,先帮大哥与伯父重新开起店铺来,然后才能心安理得地买衣

      服穿。米蝶那时已经开始和十航约会,但因忙碌二人见面并不多,十航叫米蝶不

      要再找家教工作了,他说他可以帮米蝶介绍一些来钱快,收入高的工作。米蝶与

      十航恋爱,让两个室友很不爽,罗十航俊郎帅气,是高校武术散打冠军,为人更

      是随和大气,看他的衣着品味家境应该不错,花钱也洒脱,但每说起他的家庭,

      他只说父母是普通的知识分子,不肯多谈,他在女生中很有市场,受到大家喜欢。

      大学毕业一年多,同学们才知道原来十航是罗引家的公子,典型的富二代。

      大三结束时,米蝶让同学与室友大跌眼镜,十航介绍她做了一家内衣产品的

      代言人,她一次性竟然收入了十万元,以后还会有陆续进账,这是大家的目光焦

      点第一次集中到她的身体上,原来她竟然是有魔鬼身材的人,丰胸翘臀纤腰,只

      是一直以来,米蝶穿衣宽松低调,不引人注目而已。她稍一打扮就非常出众,李

      明慧与楚梦遥意识到这样的米蝶将来的前景会不可限量,开始与她交好,成了不

      错的朋友。

      后来米蝶从十航母亲处得知,那十万块钱,是十航从父母那要来的,说是要

      组织个人大型武术赛事活动,罗家的援助,负责跟踪十航活动的人向罗家汇报他

      并没组织此活动,母亲细问下才知缘由。十航以这样的方式,偷偷给了米蝶许多

      经济上的帮助,米蝶知道这些已是结婚后,不尽感动,十航理解米蝶大学时代的

      自尊心曾经多么脆弱,他的呵护让她美丽得可以不食人间烟火。

      米蝶一直觉得她是可以用生命来爱十航的,现在十航有了难处,她愿意为他

      分忧解难,她虽然答应十航,使出全身解数,也要把招唤公公罗引归正常家庭

      状态,但她究竟该怎样去做,心里完全没数。想起昨晚她仍然会面红心跳,昨晚

      夫妻二人说借种的事,说着说着十航就会兴奋起来,一夜弄了四五次,夫妻俩几

      乎不停地做爱,出于矜持,米蝶一直不想表现出她对性爱有多么热衷,表面上她

      只是被动地配十航,但骨子里她对夫妻床上的这种运动乐此不疲,有时十航逗

      她,说她这是典型的闷骚,她会很哆地说:「不是哦,我是响应老公的号召,老

      公的需要第一位哦!」她经常鄙视自己的性需求,她总觉得一个欲望炽热的女人

      很低级,与淑女无缘,而她对自己的定位是诗人,画家,她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自

      己的身体会「不听话」,深深迷恋肉体上的快感。

      十航知道米蝶放不开,夫妻俩平时做爱的语言都非常谨慎,比如用「下面」

      来互称对方的的性器官,米蝶深知夫妻间床笫间的情趣对增深夫妻感情至关重要,

      会时不时会来点小花样增加两人世界的新鲜感。几天前夫妻游戏,米蝶说十航的

      「下面」重新命名为dog ,而她的「下面」自然成为 dog‘s ,之后一段时

      间夫妻以此玩笑取乐,「狗窝已经清理好了,你的狗溜好了没?」「唉这几天我

      在外面跑,我的狗累得疲软,家你可要好好慰劳慰劳它哦!」「今儿狗窝打扫

      的这么干净,不准你的狗进来撒尿!」「蝶宝儿,你不在身边,老公想你,你的

      狗宝宝想你一次就要哭一次啊!。米蝶的叫床基本就是嗯嗯哦哦几个有限的字眼,

      但娇柔婉转,伴着似叹气非叹气的喘息声,米蝶从未想过她这辈子会和老公之外

      的人做爱,受传统观念影响,她一直自认是十航的人,有从一而终的心理,还多

      少有点精神上的洁癖。想到不久后搬到罗家要适应的新生活,米蝶心情非常复杂。

      想着想着,米蝶蜷在床上迷迷糊糊似睡非睡,十航的开门声将她惊醒,赶紧

      起身走进厨房,想把熬药好的药热一下让十航喝下,她端着药走进厅里却看见十

      航斜靠在沙发上,神情十分颓废,她赶紧把药放到茶几上,抚着十航的额头说:

      「这么晚来,累了吧,喝了药就睡吧!」同时她发现十航满身酒气,忍不住说

      道:「你在吃药呢,说好了忌酒的,怎么忘了?」

      十航推开米蝶的手说:「那么苦的药,我以后不吃了,反正搬去我不用再

      负责生孩子!」米蝶心疼地搂住十航说:「老公,别这么说,一件事要是我们自

      己放弃了,神仙也就不会再来帮忙,有些事的成功其实很简单,坚持就行。」

      「我为什么这么差,就生不出孩子,精子都是死的?你看我身体这么好,怎

      么最关键细胞的质量就不行?今晚遇到齐林石他们,大家乐和一下,他们恭维我

      什么都有了,什么都那么好,可是没人知道,我没有孩子,没孩子就可能什么都

      没了!」

      「老公,你喝醉了,你有我呢,你就是什么都没了,也会有我,有我就会有

      孩子的,这是早晚的事,再说你也不是那种看重有与无的人!」米蝶轻轻拍着十

      航劝慰着。

      「蝶儿,我明白,只是委屈你了,我知道你的心性,你能帮我想出一个更好

      更完善的办法吗?不用我们搬去又能让我爸远离外面那些女人!」

      「航宝儿,你不用担心我,为你,我心甘情愿,只要为你做的事,就没什么

      可委屈的,来,你先把药喝了,答应我相信这个医生,我们一起坚持到底好吗?」

      米蝶边说,边在十航的脸颊上亲着,「你不要担心我,我爸出事那年我家家破人

      亡,都挺过来了,我不相信还有什么更难的事!来,先喝药,我喂你。」

      十航闭上眼,一口气喝完药,把嘴凑过来让米蝶擦,「蝶儿,东西收拾怎么

      样了?我妈说后天来人搬,咱们什么也不用管,你呆在那边告诉他们东西的摆放

      位置就行。困了没?」

      米蝶说:「没呢,这会倒精神了,刚刚在床上等你打了个盹,画室的东西整

      理得差不多了,线稿太多要扔一批。我去给你倒杯杨梅汁来。」说着米蝶走向去

      厨房。

      「不早了,睡吧!」走来的米蝶关切地对十航说。

      十航接过米蝶递过来的杯子,边喝边说:「还没有困意,明天不用去公司,

      我妈说让我在家清理东西!咱们搬过去,你要有心理准备,不管我妈说什么都不

      要和她计较,她就那性格,她说你什么时我不好帮你出面的,但我心里疼你呢。」

      「我知道,我不会让你夹在中间为难,她是长辈,说我什么我就听着,难听

      的就当没听见。我倒是很害怕你爸,怕有什么突发情景,我不知怎么应付呢!特

      别是我和你爸开始接触时,会不会冷场呢?你要想想有哪些可能出现的不利因素。」

      十航说:「是啊,咱俩先把想到的情景模拟一下,到时你就会应付自如了,

      咱们先演练一下。试试看,你能不能胜任一个勾魂天使。第一种情形,是咱们搬

      去后,爸一直没家住,你打电话给他,开始吧!」

      米蝶先走进卧室,再睡眼惺忪地从卧室走出来,边拿着手机做打电话状,十

      航假装接电话:「喂,哪位?」

      米蝶的声音娇滴滴:「爸爸,是我,小蝶儿。」

      「蝶儿啊,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

      「嗯,是这样的,昨天我去画廊,有个客户对我的《枫江红》不满意,说觉

      得缺点什么,我今天想了一天也没想出个头绪,就想爸帮我理一下思路,爸的眼

      光独到,总能说得我茅塞顿开!」

      「行呀,今天太晚了,我明天去,和你说!」

      「明天不行呀,客户明天就等着看呢,还有我打了个线稿,想把爸写的那首」

      黑土地「也画出来,爸来一下帮我整理一下思路呗,还有,我们看病来我一

      直没见到爸,爸爸,蝶儿想你了呢!」

      「嗯,好吧,我一会就到家!」十航说完这句,笑了起来,说:「宝儿老婆

      很了解咱爸的心理啊,你和他说诗啊,画啊的,他从没拒绝过,他自认是你知音

      嘛,不错!再来一个情景,全家一起吃晚饭,你坐在爸旁边,开始吧!」

      米蝶在十航身边坐下来,中间隔着半米距离。她假装低头吃饭。十航嗯了一

      声,说:「嗯,今天这蘑菇小鸡炖得入味,很不错。」

      「有好菜,爸喝点酒呗,我家新捎来的鹿茸酒,是看着鹿场的工人割下的新

      鲜角茸泡的酒,度数挺高的,喝了很滋补的!」

      「好吧,喝一点,给我少倒点,你家人都好吗?」

      米蝶进厨房再出来,手里拿着个瓶子,边答说:「挺好的,我大哥和我二

      伯开了个山货加工店,现在人都认这些野生的东西,收益挺好,我妈帮我大哥照

      看孩子,」边说米蝶边做倒酒状,然后端起杯放在鼻子前闻一下,「这酒闻着好

      香啊,爸,我先尝一口哦。」

      十航做接过杯子,做了个喝一口酒的手势:「嗯,好酒啊,农家自酿的高度

      酒,口感真是好!」

      米蝶紧紧靠着十航坐下:「爸,我还想再喝口,」低头喝了口,把脸贴到十

      航的面上,娇声耳语:「爸,我喝了这酒,感觉心口有点慌啊,你帮我揉揉好不

      好?」

      米蝶的表情把十航逗乐了,说:「不演了,我真的硬了,你摸摸,今晚还要

      和你疯狂!」说着拉着米蝶朝卧室走,经过洗手间时,米蝶说:「我设想了一个

      情景,你扮爸从洗手间出来,在过道上遇到我。」

      十航知道米蝶在逗乐,就假装走进洗手间又走出来,米蝶叫了声:「爸爸,」

      十航停下来,「丫头有事吗?」米蝶调皮地说:「嗯,我想问你一个事,又有点

      不好意思,」十航咧着嘴说:「你问吧,我听着呢,」米蝶表情很严肃地说:

      「你刚才到洗手间做什么去了?」说完自己先咯咯乐了起来,十航也乐了,说:

      「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看我怎么收拾你!」

      狂风骤雨。激情中,十航抱紧米蝶,喘息着说:「蝶儿,我对你还有个要求,

      你和爸做爱的全部过程,任何动作,任何语言,你要一字不拉地告诉我!」
        

    推荐家庭乱伦

      合作伙伴